索罗斯的投资艺术

索罗斯的投资艺术

与人们对巴菲特的普遍赞誉不同的是,对于索罗斯,大多数人的反应是贬多于褒。这个被称为“坏孩子”的国际大炒家,最成功的战绩就是狙击英镑及意大利里拉,令英、意两国被迫暂时退出欧洲货币系统;他亦曾两度突袭亚洲,掀起金融风暴。
——摘自索罗斯的投资艺术
  “我的特长是我没有特定的投资风格……我并不按照既定的原则行事,但却留意游戏规则的改变。”

  ——乔治·索罗斯(GeorgeSoros)

  1930年,在美国奥马哈市和匈牙利布达佩斯的两个犹太家庭中,分别诞生了一个男孩。在几十年之后,他们并肩成为令世界瞩目的两位投资大师。前一位被尊称为“股神”——沃伦?巴菲特,后一位是有“金融大鳄”之称的乔治?索罗斯。

  与人们对巴菲特的普遍赞誉不同的是,对于索罗斯,大多数人的反应是贬多于褒。这个被称为“坏孩子”的国际大炒家,最成功的战绩就是狙击英镑及意大利里拉,令英、意两国被迫暂时退出欧洲货币系统;他亦曾两度突袭亚洲,掀起金融风暴。一将功成万骨枯,风暴过后,尸横遍野。因此,有人骂索罗斯是“魔鬼”,但在国际金融界也有不同的声音。德国德累斯顿本森银行亚洲区总经理罗威尔先生就认为:“我不是替索罗斯先生辩护,他的确很富有,但他的富有并不是靠赌博得来的。他总是对一种事物长期关注并认真分析研究,只有当他认准时才投下他的资金。所以当他出现于东南亚时,说明这里至少在某一方面已经很有问题了——从另一角度看,索罗斯的出现也许给这些国家带来了解决危机的办法。”

  而索罗斯的自我评价是:“我是一个慈善的、哲学的金融推理者。”他在美国国会听证时明确地说,他的所作所为“只是把资产价格的泡沫戳了一个洞”,“是对金融市场的一次很必要的修正”,他这么做是使市场情況变得更健康。 

  反射理论

  索罗斯的核心投资理论就是所谓“反射理论”。簡单来说,反射理论是指投资者与市场之间的一个互动影响。索罗斯认为,金融市场与投资者的关系是:投资者根据掌握的资讯和对市场的了解,来预期市场走势并据此行动,而其行动事实上也反过来影响、改变了市场原来可能出现的走势,二者不断地相互影响。因此根本不可能有人掌握到完整资讯,再加上投资者同时会因个别问题影响到其认知,令其对市场产生“偏见”。

  在索罗斯看来,投资大众的“偏见”正是金融市场动力的关键所在,因为投资者持“偏见”进入市场,而这种错误的行为又会影响市场看法及走势,构成索罗斯所谓的“流行偏见”。
当“流行偏见”只属小众的时候,其影响力尚小,但不同投资者的偏见在互动中产生群体影响力,则将会演变成具有主导地位的观念,这就是索罗斯所谓的“羊群效应”。

  当认知和真实的差距很大时,形势往往失去控制。索罗斯得出结论:“这种过程刚开始能自我强化却无法持久,因此最后必然反转。”盛极必衰、否极泰来,狂涨带来狂跌,狂跌酝酿着狂升,索罗斯便捕捉市场大起大落间的时机,每次都抢先一步带动投资者行为,为自己创造赚钱的机会。

  索罗斯投资成功的关键在于认清在哪个时点,市场开始靠自己的动能壮大,这样的时点找出之后,投资人便知道连续涨跌不停的走势即将开始或者正在进行。索罗斯认为,连续涨跌不停的走势具有以下主要步骤:

  (1)趋势还没有被确认;
  (2)等到趋势已被确认,趋势往往会被强化,于是开始了自我强化的过程。流行的趋势与流行的偏见彼此强化,趋势仰赖于偏见,偏见会变强并愈来愈夸大,此时远离均衡状况便出现;
  (3)市场走向经得起考验:偏见和趋势可能经得起各种外部冲击反复的考验;
  (4)当偏见和趋势受到冲击后存留下来,便是“无可动摇”,索罗斯称之为“加速期”;
  (5)信念与真实之间的背离很大时,是认清真相的时刻;
  (6)最后形成自我强化的连续涨跌走势,情況开始逆转。

当信念不再强化趋势,整个过程就开始迟滞不前,失去信念会使趋势反转,而且这个过程会达到索罗斯所说的交叉点。于是市场往相反方向前进,就会出现索罗斯所称的灾难性的大涨或大跌。

  索罗斯在实践中被认为是逆向操作者,但承认他与大众为敌时总是小心翼翼。雖然大部分时间他会跟着趋势走,但却一直在寻找趋势的转折点,惟有此时与大众为敌才有意义。
  他的操作方法通常是:先形成一个假设,建立了仓位去测试这个假设,然后等市场证明这个假设的对或错。 

  森林法则

  索罗斯的投资方式与其他投资大师非常不同,他没有严格的原则或规律可循。索罗斯善于察觉混乱状态,更像是一条蛰伏于森林湖泊旁等待猎物出现的巨鳄一样,等待正确的时机,然后奋力一击,像鳄鱼扑向猎物一般把握机会。

  1.耐心等待时机出现

  投资者通常都是按照股票的基本面或者既有盈利来决定投资,但对索罗斯来说,这无疑是反应缓慢的过去式。他的做法是知微见著,一叶知秋,按现状的一些蛛丝马迹,去分析行将出现的未来转变;按预测来部署进攻策略,然后再静心等候捕杀的一刻。就像鳄鱼看见树旁的风吹草动,而预知将有兔子在某一个角落跳出来,因而在那附近等候一样。 

  索罗斯能从世界金融领袖的公开声明以及这些领袖所作的决定中,察觉出趋势、动向和节奏。索罗斯比大部分人更了解全球经济的因果关系,也就是A发生、B决定随之而来,再下来则是C。 

  研究、暂停、深思熟虑。索罗斯认为,整场游戏往往是长时期的战斗,因为利率和汇率变动的效果需要时间才能显现,因此需要很大耐性。索罗斯认为:“要成功,你需要休闲娱乐,你需要一段时间,紧紧缠住你的双手。”

  2.进攻时须狠,而且须全力而为 

  索罗斯是少数的风险大师,他所讲究的风险,不是如何循序渐进地一边保住既有利益一边赚取微利,而是如何用尽手头上每一个筹码,在大赚与大蚀的极端中取得平衡。 
  索罗斯认为进攻必须果断,不要“小心翼翼”地赚小钱,除非不出手,看准时机的话,必须要赚尽。索罗斯认为投资人所能犯的最大错误不是大胆,而是太过保守。 
  当这个时机出现时,他有胆量拿出所有身家下注,甚至循环抵押借贷以得到更多筹码,因为他认为,若有信心必涨,为什么投资得那么少?若没信心出击,就根本不应下注!在1992年的狙击英镑之役中,其手下大将史坦原本拟建立30或40亿美元的英镑空仓,而索罗斯的答案是:“你这样也算仓位?”于是提高至100亿美元。

  3.事情不如意料时,保命是第一考虑

  索罗斯擅长绝处求生,懂得何时放弃。求生是投资者的一个重要策略。他投资成功的关键不仅在于懂得何时看对股票,而且还在于承认自己何时犯错。有时他的行动看起来像最嫩的新手,卖到低点买到高点。但是索罗斯的信念是:能在另一天卷土重来投入战斗,他说:“我不相信有一天醒来时已经破产。”索罗斯在做错时能及时止损离场,为的是:放弃战斗活下来,好在另一天再上战场。索罗斯止损退场要承受巨大的亏损,但是如果不及时止损,会赔得更多。
  索罗斯了解自己建立的投资仓位可能有错,这虽令他失去安全感,但也使他提高警觉随时准备改正。这是由于索罗斯的哲学理念接受不完美是人性的一部分,所以对失败或犯错不抱负面态度。他指出:做错事不丢脸,错误变得明显时不去矫正才丢脸。他常以此自夸,不在于他常常作对,而在于他比其他多数人更善于发现自己何时做错。
  如果市场变化和他期待发生的事不合,他便知道自己犯了错,但他会进一步探索找出自己什么地方算错了。一旦他认为自己知道答案,便有可能被迫修正原来的判断,或者完全舍弃,但他不喜欢只因环境变化而改变判断。索罗斯从父亲身上学到的主要教训是:冒险没有关系,但冒险时不要拿全部家当赌下去。索罗斯说:千万别赌整个家当,但有钱可赚时也不要呆在一旁。

双杀对冲

  索罗斯凭对冲基金闻名。对冲基金(HedgeFund),本来是指投资者为避免蒙受不确定的风险,故同时做多或做空期货以抵销风险并赚取差价。不过,这种避险式的投资方式,渐渐发展成一种两面下注的超级豪赌。

  索罗斯采取的是主动式双杀(DoublePlay)。比如,索罗斯要他的助手从行业中挑出最好的公司,做多这支股票。另外投资一家业内最差的、负债沉重、财务报表很差的公司,这种股票如果咸鱼翻身可以翻很多倍,索罗斯会同时买进这两支股票。事实上,这种方法使索罗斯获得了很大的成功。与索罗斯同龄的巴菲特不玩杠杆交易,他是纯粹用现金的投资人。而索罗斯则是杠杆玩家,他有一套基本的财务控制方法,并确保自己的钱多于杠杆融资必需的资金。

  索罗斯三大经典战役

  索罗斯前半生低调,但踏入20世纪90年代却频频有惊世之举。1992年的英镑之战、19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与1998年香港官鳄大战,这三场战役令索罗斯尽人皆知,并为他赢得了“历史上最伟大的投机者”、“国际金融大鳄”等等毁誉参半的称号。

  不过,东南亚之役的全胜,也许令索罗斯太过自信了,以致低估了俄罗斯的债务黑洞,俄罗斯金融危机令量子基金重创20亿美元。而接下来的2000年网络科技泡沫,索罗斯与史坦雖然估中了泡沫必然破灭,但却错估了时间,结果又狠狠地赔了一大笔,大将史坦及部分高层引咎辞职,索罗斯亦惟有重出江湖,重组公司。

  兴意阑珊的索罗斯公开承认自己已失去对金融走势的洞察力,而自己对金融市场的影响力也将消退。他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访问时表示:“我已经不想再刷新纪录,只对如何保障以前累积下来的资本感兴趣。我老了,得保守一点才行。我就像一个上了年纪的拳击手,不应再回到拳击场。”2000年4月28日,70岁的索罗斯举行记者招待会,表示以后不再从事股汇市场的豪赌活动,改奉行保守安全的投资策略。

云吧|交易者

交易者,金融市场包括外汇市场、币市场、券市场和股票市场。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