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泽玮:不止李嘉诚“跑路”

当中国总理李克强在达沃斯论坛向外国投资者猛打强心针,强调中国是世界经济增长动力源之一的时候,香港首富李嘉诚却似加快从中国大陆撤资的步伐,拟将长实地产在上海的产业以200亿元(人民币,约44亿新元)出卖。

随后,中国官方通讯社新华社旗下智库转发了一篇题为《别让李嘉诚跑了》的署名文章,引发舆论热议。

文章以近乎政治绑架的方式讨伐李嘉诚,指他在中国获取财富的性质似乎“不仅仅是商业那么简单”,因为在中国的“地产行业与权力走的很近”,没有权力资源,是无法做地产生意,既然地产的财富并非完全来自彻底的市场经济,那就“不能想走就走”。

文章还说,李嘉诚的地产、港口等产业,恰恰是中国最不市场化的产业,“没有权力的扶助和勾兑”,哪里来的机会?合作时借权力,卖出时说市场,唯我是利。简而言之,就是抱怨李嘉诚过去用关系取得不少好处,在中国经济下行时却撤资,严重影响大陆信心,有失道义。

该文如此毫不掩饰地捅破多个北京只做不说的底细,包括企业与权力如何打交道以及“一国两制港人治港”的潜台词实为对香港上层人士“招安”的政策等等,实在让人难以相信是经官方授权发布的文章。

其实,商人与权力走近的潜规则不只在地产业盛行,在中国有哪一个行业不涉及“权力资源”?文章只差没有明讲,所谓权力,过去指向谁,现在又指向谁?权力的主人可以七十二变,但与权力打交道的商人需要安全感,所谓民营企业到底有多“民”,又或只是“权力的看守者”,一直是悬在富人心头的问号,难怪大老板如三一重工的梁稳根老早就表态:“我的生命和财产都是党和政府给的。”

李嘉诚没有作出赤裸裸的表忠,反而是加快从大陆撤资,外界一直揣测这是政治因素或经济眼光使然。或许政经皆有,但不可否认的是,随着中国经济增长放缓、股市走跌和人民币走贬,李嘉诚近两年来降低对中国的依赖,选择转战欧洲,说明“超人“确实具有超前的市场嗅觉。

在市场经济里头,商人以逐利为目的,只要没有犯法,没有哪一条法律规定商人不能撤资或变换公司注册地。以上市公司而言,商人要向股东交代,而非政府。叫嚣“别让李嘉诚跑了”除了搞笑外,也说明部分中国舆论从计划经济思维向市场经济思维过度中,停留在某种“国家队思维”的阶段。

因为获得权力的“扶助和勾兑”,所以必须是国家队一份子,当危机出现时,必须听从指挥出手救这个那个?股市大跌,国家队要出钱托市,经济不好,国家队须死守不撤?市场经济应该是允许个体自由进出的,商业行为应由市场个体的自主判断做决定,“国家队思维”基本还是一种行政干预的思维。

况且,商人与权力结合这门生意不是没有风险,获益的不只是商人,企业投资带来了资金、技术和人才并创造了GDP和就业机会,让官方同样获益。舆论用爱国的名义绑住商人双脚是不文明行为。

事实上,面对中国经济发展前景的不确定性及日益增加的成本,不止李嘉诚当了“跑男”,只不过,“香港首富”这个靶子够大、好打。

据凤凰财经报道称,加入这轮“跑路潮”的还有日本松下和台企富士康。郭台铭的富士康今年8月与印度马哈拉施特拉邦政府签订协议,未来五年投资50亿美元在该邦建设电子设备制造厂。此外,优衣库、无印良品、青山商事、利丰、东京STYLE、Honeys等正在大幅削减投向中国的订单。除了小批量暂时留给中国外,大批量的订单都发给东南亚、印度等地的代工商。

制鞋行业,全球最大运动鞋制造商台湾宝成集团旗下裕元工业、东莞厚街规模最大的制鞋企业绿洲鞋业、中国女鞋最大制造商之一的华坚集团、在运动鞋制造行业地位仅次于宝成集团的赐昌鞋业等用工达数万甚至十多万的鞋企,已经把大部分生产线搬到东南亚等地。

面对李嘉诚撤资及资金外流等问题,中国官方频频对外派发定心丸。国家发改委网站前天发布消息指出,发改委副主任刘鹤近日召开改革专题会议,强调在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增大的形势下,尤其要完善产权保护制度,有利于提振市场信心特别是企业家信心。发改委副主任连维良日前称,涉及到利用外资和外商投资企业在华的利益的问题,中国现在推进的改革非常重要的目标就是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而且要形成更加法制化、更加国际化的营商环境。。。

云吧|交易者

交易者,金融市场包括外汇市场、币市场、券市场和股票市场。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